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又一个大雷爆了!2.4亿券商资管中招,董事长亲自报警!8家机构或卷入...

21财闻汇 2019-07-11 19:16:38

在诺亚财富34亿元踩雷承兴国际之后,市场上,中原证券2.4亿资管踩雷福建闽兴医药的应收账款也在逐渐发酵。

Qq__20190705132723.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没想到应收账款在一堆花里胡哨的包装下,卖给一些压根搞不清楚背后是什么的投资者之后,也变成了一颗隐形炸弹。

在诺亚财富34亿元踩雷承兴国际之后,市场上,中原证券2.4亿资管踩雷福建闽兴医药的应收账款也在逐渐发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接近中原证券人士获悉,除中原证券外,目前多家与闽兴医药存在供应链融资关系的金融产品也正在面临风险。

“还有一些底层资产是应收账款的项目没有到期,但是不少机构都找上门了。”一位接近中原证券人士表示。

中原证券踩雷闽兴医药应收款

近日,中原证券一份资管产品情况说明在圈内流传。

上面显示,中原证券资管在2017年12月设立了资管产品“联盟17号”,在2018年2月设立了“中京1号”,两者各自募集了5984万元、18165万元,合计募集资金2.4亿。

另外,这两款产品都是今年到期,一个是4月24日,另一个是5月7日。

这两款产品是做什么的呢?

原来是投资到福建闽兴医药公司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作为融资方的闽兴医药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实控人夏薛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资管产品当然是要挣收益的,到了今年4月份快到期的时候,中原证券的项目经理跑了一趟福州,准备对接项目还款事宜,然而发现情况有点不对,这家闽兴医药出现了流动性危机。

中原证券马上安排专人飞去福州,了解情况之后,与融资方展开多轮磋商,并协调华鑫信托等多方督促融资方履行还款责任。

这一去更加不得了,不单单是钱拿不回来,连闽兴医药的实控人也玩失踪,直接失去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于1994年7月30日在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夏薛雯,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中药、西药、医疗用品及器材、化工产品(不含危险化学品及易制毒化学品)等。

其中夏薛雯持股超90%。

中原证券董事长亲自报案

白花花的2.4亿元,这么大的事情,引起了中原证券高层的重视,董事长即刻带队向河南省公安厅汇报,目前已经立案。

最新的情况是,闽兴医药的实控人夏薛雯已被福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受消息影响,中原证券今天股价暴跌4.77%,市值没了11亿。

除中原证券外,目前多家与闽兴医药存在供应链融资关系的金融产品也正在面临风险。

涉及规模超22亿

记者根据动产登记信息统计发现,闽兴医药作为担保方的应收账款转让交易合超过8笔(其中1笔已注销),平均每笔应收账款转让规模从2亿元至4亿元不等,上述应收账款合计规模已高达22.68亿元,若包括已注销部分登记,则高达26.76亿元。

而在这些应收账款受让者中,共有华鑫信托、国联信托、兴业信托、华融信托、华药保理、日立保理不少于6家机构赫然在列。

“实际规模可能更高,因为不排除有一些应收账款交易没有在网站上登记的情况,这个网站也只是一个后台服务,用户用来自行上传的,平台方面不做审核。”一位接近中登网的机构人士表示。

此外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中粮信托、鹏华基金子公司鹏华资产曾以闽兴医药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试图发行过集合信托或资管产品,加之以华鑫信托作为通道方的中原证券,卷入闽兴医药事件的机构或已不少于8家。

其中,中粮信托相关产品成立期限为2017年到2022年,未有具体的规模记载,而鹏华资产的产品期限则是从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但据一位接近鹏华资产人士证实,当时鹏华资产的该只产品未能成功完成发行,因此并未卷入其中。”

记者同时发现,中证信用增进(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证资管)也曾为闽兴医药提供过融资。其2016年发行证信资管闽兴医药1号基金投资闽兴医药的应收账款,但公开信息显示,该产品已正常清算。

当天,记者以致电和发函形式致电中原证券方面了解详情,对方表示相关事项需要核实,但截至记者截稿前尚未收到相关回复。记者同时拨打闽兴医药登记的四个联系方式,均称因线路问题无法接通;随后,记者又联系了上述应收账款项目中的“负债方”福建医科大学协和医院,对方表示对此事不知情,事后记者又以患者身份拨打电话,遭到了对方的挂断。

确权“埋雷”?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涉事机构中有的已对闽兴医药启动了司法程序。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国联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民事裁定书》显示,国联信托请求冻结闽兴医药在他人除享有的债权,获得了法院认可。

在这份《裁定书》中,闽兴医疗的经营性债务人除福建医科大附属协和医院外,还包括福建省肿瘤医院、福建省立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福建省总队医院等。

不过记者统计动产信息登记发现,上述8笔初始登记的应收账款转让债务方仅为福建医科大附属协和医院,该医院系一家三甲医院。

7月11日当天,一位中字头信托公司人士指出,通常三甲医院都是公立的,所以往往不会发生违约,因此该案的风险可能出在这些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上。

一位保理行业人士对此表示,此前曾在市场中遇到过该项目,但考虑风险未有参与。

而据另一位接近上述涉事信托公司人士透露,开展闽兴医药相关项目时,曾在医院方进行过实地鉴证,但在项目风险暴露后,这些应收账款并未得到医院方的认可。

当日记者获得的一份闽兴医药对福建医科大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清单发现,该类应收账款的赊账期长达两年,例如2017年5月份出库、由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依诺沙星片”,出库单日期为2017年5月19日,最晚付款日则为2019年5月30日。

供应链风险

继承兴34亿供应链融资暴雷之后,应收账款确权风险正在市场中的不断上演,这也加剧了业内对应收账款风险的探讨与警惕。

“许多应收账款的违规并不是凭空造假,背后往往存在真实的供应关系,但有时会和上下游公司的员工里应外合,利用并夸大这种供应关系来获得额外的融资规模。”一位从事供应链金融的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在企业信用环境宽松时,债务不断循环不会被揭穿,可一旦资金链收紧,裸泳者就会出现。”

“这种应收账款融资本质上是基于核心企业的隐性信用在做背书,许多风控人员往往在意这种供应关系是否真实存在,但即使存在供应链条,融资企业也仍然能够虚增名目来违规融资的。”一位上市股份行人士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相关事件发生后,部分提供贸易融资和供应链金融的机构可能会强化应收账款的确权核查,不排除后期会有更多风险被查处。

“一些机构可能会自查自身的供应链项目的应收账款确权问题,一旦发现存在瑕疵,有可能会停止为相关项目提供融资,进而导致一些风险被暴露出来。”上述保理行业人士表示,“也不排除某些机构可能和企业捆绑的太深,陷入不得不为其续作项目的境地。”

警察很忙,股民欲哭无泪

近期,资本市场“雷”声不断,前不久A股已经发生4起“警匪大片”,4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抓,跌下神坛。

紧接着,诺亚财富34亿元踩雷承兴国际,而今,中原证券2.4亿资管踩雷福建闽兴医药......

面对“黑天鹅事件”,资本市场上经常上演的戏码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闯祸、股价大跌、投资者买单,广大股民备受煎熬,有苦难言。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责编 王鑫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中原证券 资管踩雷 应收装款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

中国第一快三投注平台